百叶

“但漂亮笑下去,仿佛冬天饮雪水。”

一年多过去了

我终于把这个号找回来了


【双花】初遇(小短篇 一发完)


一、

张佳乐在十岁的时候和父母去过一趟B市玩。

众所周知,B市常年人山人海,去看景点基本上除了人以外什么都看不到,但张佳乐的父母依然乐此不疲。

张佳乐都快崩溃了,要不是有大街小巷的各种吃的给予他精神上和胃里的双重安慰,他绝对能干出来一个人跑掉这种事。

这种心情他维持了三天。

然后迅速瓦解。

被一张表情包。

二、

关于表情包,是这样的。

张佳乐他闲着无聊跟同桌吐槽“B市的特产就是人”和“刚刚吃的那个羊肉串有点不够味”——当然,吐槽重点在后者。

同桌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才懒得理他,随便发了张表情包打算敷衍过去。

于是两人开启了只有图没有字的交流方式。

这种情况很快就终止了。

同时被终止的还有张佳乐抑郁了三天的心情。

被一张表情包。

那只是同桌随手甩过来的一张,却诡异地戳中了张佳乐的萌点。

为什么说诡异呢?

因为那张表情包是这样的——一只熊猫一脸凶悍地撕咬着竹子,配字是“好凶”,还有感叹号,看起来特别特别特别凶残。

张佳乐:“天哪好可爱!”

同桌:“???你在说谁?”

张佳乐:“熊猫啊!难道你以为我会说你吗?要不要脸啊。”

同桌:“……”

三、

“妈我要去动物园看熊猫!”

“B市著名景点没有动物园啊⊙ˍ⊙”

“妈我要去动物园看熊猫!”

“你想看什么回去看吧,来B市当然得看地方特色啊。”

“妈我要去动物园看熊猫!”

“张佳乐你是复读机吗?”

“妈我要去动物园看熊猫!”

“……”

结局可以预料,张佳乐用“你不带我去我就烦死你”战术获得了胜利。

四、

张佳乐从小到大的外号“幸运E”果然不是白叫的。

一家三口到了看熊猫的地方,却被工作人员告知熊猫因为刚刚不小心弄伤了手去处理伤口了所以不在。

就在五分钟前。

张佳乐整个人都耷拉了下来。

工作人员是个才刚出来工作没多久的小姐姐,看着张佳乐母爱泛滥,于是拿出自己的手机说:“我平时也有拍熊猫的,你要看吗?”

张佳乐的眼睛唰的就亮了。

小姐姐的心一瞬间就软了。

天哪!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孩子!

五、

于是在张佳乐看照片的时候,小姐姐一直在试图跟他搭话。

“小朋友你今年几岁啊?”

“十岁。”

“真巧,”小姐姐说,“我刚好有个远房表弟,跟你一样十四岁呢。”

“但是他那种性格啊,”小姐姐皱了皱眉,用一种嫌弃的语气补充,“我打赌他以后肯定找不到女朋友。实在是太欠揍了。”

张佳乐对她弟弟以后找不找得到女朋友完全不感兴趣,他翻了七八张照片以后问:“姐姐,这里的熊猫都是这么乖的吗?它们平时都不凶的吗?”

“当然不会凶啊,它们都很温柔的。”小姐姐笑着回答他。

“哦,”张佳乐又耷拉了下来,“我还以为它们都很凶呢,这样温顺的一点都不可爱。”

小姐姐:“……”

小姐姐:“???”

六、

后来张佳乐被满脸尴尬的张父张母给拖走了。

小姐姐还在风中凌乱回不了神,远处跑过来一个小男孩。

等小男孩都跑到她跟前了她才反应过来:“哟,稀客呀,你跑来干什么?”

孙哲平——就是小姐姐刚刚吐槽说永远找不到女朋友的远房表弟——莫名其妙地看着她:“当然是看熊猫啊。”

小姐姐把嘴边的那句“来看我吗”默默吞了下去。

孙哲平把刚才没说完的下半句补完:“不然来看你吗?”

“……”

小姐姐无限心累地摆了摆手,翻了他一个白眼,“你来的不巧,熊猫刚刚把自己爪子弄伤了,被送去包扎了。”

“哦。”孙哲平有点失望,但还是很快精神起来,毫不客气地伸手问他姐拿手机,“那给我看看照片也行吧。”

小姐姐从口袋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他,顺便狠狠地揉了一把他的头发:“小兔崽子,都不知道对你姐客气点。”

孙哲平没理她,专心致志地看照片。翻了一会儿,他抬头问:“姐,你们这的熊猫都这么乖的吗?”

“……是啊 ”

为什么她总觉得这对话如此熟悉……有种不祥的预感嗯…………

然后她的预感成真了。

孙哲平撇了撇嘴说:“凶的才好玩啊,这么乖有什么劲。”

“……”小姐姐扶额,“现在的小孩子到底都对我们的国宝有什么误解?”

“嗯?”孙哲平来了兴趣,“还有和我一样审美奇特的?”

“你也知道你自己审美奇特啊?”小姐姐翻了他一个白眼,“就刚刚有个小孩,跟你一样,没看到熊猫,拿我手机看。”

“然后他发表了跟你一模一样的言论。”

孙哲平觉得自己跟那位没见过面的兄弟一定惺惺相惜相见恨晚。

可惜没对方联系方式。

孙哲平叹了口气。

小姐姐没忍住又翻了个白眼。

七、

后来,

张佳乐还是记得那个好看的小姐姐说她弟弟一辈子找不到女朋友。

孙哲平还是记得有个和自己没见过面的但是审美一样诡异的小孩儿。

可是他们都不知道那个人就是现在和自己一起训练一起制定战术一起吃一起睡的搭档。

八、

但那也没关系。

时光看见了,它会记得。

FIN.

——
话说我也觉得初遇这标题不太适合因为他们根本没有遇…………
但奈何我是个标题废
所以就这样吧orz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盐罐子:

 ★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




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一键转载”功能的原因,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


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没有公开阐述过。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




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首先提出来——我们反对的不是“一键转载”,而是“强制无差别、无授权开放一键转载”的霸王条款。




2013年我被朋友拉去开了网易轻博客,那时候LOFTER还不叫乐乎,只是个刚刚开始吸引创作者的博客平台。


记得当时LOFTER标榜的就是致力于保护每一个创作者的权益,哪怕是再名不见经传的作者,都可以在这里拥有一片自己的园地。可以给每篇作品设定不同的产权标识,还可以添加作品保护。这在当时是非常让作者们惊喜的。


然在使用过程中,一些问题渐渐地暴露了出来,其中让我感到最苦恼的就是LOFTER的一键转载功能。


(早期叫“一键转载”,后来改叫“转载到我的主页”)




这个功能在读者和作者群里有着完全不同的反响,甚至在作者群体内也有不同的声音。


有人认为,文章能够被“一键转载”是读者所给予的最高的褒奖。这一点我不否认,毕竟能够被转载到主页上,应该是非常喜欢了。而且转载文章可以再给文章加一个点的热度,即小红心+小蓝手+转载=3点热度。因此很多读者会用这种方式对作者表达爱意。




但是这个功能给作者权益带来的侵害可能远大于爱意。




首先说说“一键转载”这个功能的实质。


其实就是【复制+二次发布+附上原文出处】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实质上是【无授权】的。


(“一键转载”把这个行为简化为一键完成,大大方便了这种无授权行为的发生,在某种程度上带有鼓励的意味)




很多人以为,转载时系统自动带上原地址就算是“授权”了,我认为这是有歧义的。


“授权”意味着“经过原作者同意”,而Lofter的一键转载,根本不需要经过作者同意。






“一键转载”这个功能从根本上说,等同于“在lofter平台内,所有作者强制、无差别开放转载授权”的霸王条款。




那么,这个霸王条款存在哪些隐患呢?


(这里主要阐述切实伤害到作者权益的部分,至于某些用户自己不产出,主要靠转载来蹭活跃度造成原作者不快的这类影响,暂不讨论)




· 首先,“一键转载”是无法关闭的。完全无视作者的意愿。同时也对文章的性质不加任何分类,全面强制开放授权,而并不是所有文章都适合被转载。


一些文章,我认为是比较合适开放转载授权的,例如教程贴、干货贴、资源帖等。本身作者写这些出来就是为了能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看到。其中资源整合、资料文献整理的文章,也不能算是发布者的原创作品,因而这类文章被转载我认为是合适的。又或者是玩接龙、拼文的太太,在小群体内互相开放转载也是完全OK的(这种可以视为作者已授权)


但还有一些比较私密的创作,例如小范围内分享的兴趣爱好,随笔的心情日记,或是送给某个朋友的贺文一类,被转载出去着实叫人感觉有些微妙了。




· 其次,“一键转载”到别人的主页时,虽然系统会自动带上原地址,但转载人是可以在原文里进行修改的,且毫无难度(被转载走的文章并不是生成了图片,或是不可修改的文件,而是单纯的文字档)。也就是说,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在转载别人文章时随意增减内容,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依旧像是我转载了原文的样子。而原作者对此无能为力,甚至毫不知情,毕竟没有人会去逐个检查别人转载时有没有修改。


虽然我相信大部分读者转载时的动机都是单纯的,是出于对作品的喜爱,但由于同人圈人际关系复杂,很难保证不会有人钻这个空子,反过来对原作者造成伤害。毕竟往饼干里夹针、寄刀片这种事都会发生,更不要说篡改原文了。(这里可能有人认为我是杞人忧天夸大其词,这里举一个实例,之前我公开怼某雷文平台的时候,有人私信跟我反映,有些人为了挂对家的太太,不惜修改、拼接太太的文,甚至直接给太太的清水文加了一段肉。讲真这世界上神经病可能远多于你的想象。)




· 第三,也是比较明显的一个问题:就是当一篇文章被转载走之后,实际上它的管理权就已经不在原作者手中了。它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微博的转发,实则是不折不扣的“二次发布” 。原文的重新编辑、修改或是删除,都不会影响到被转载走的文章,也正是因为这一特点,很多读者喜欢用转载的方式存文。


这里我要重点说一下,虽然大家都不希望自己关注的作者删除文章,但归根结底,作者是有权利删除(或修改)自己所写的文章的,也有权利不让自己的作品再在网上出现。而“一键转载”这个功能无疑是直接明目张胆地剥夺了这个权利。




那么就有人要问了,如果我非常喜欢某一篇作品,又担心原作者删除,想永久保存怎么办?


红心点太多,想看某篇文的时候找不到怎么办?


这里我提供两个比较好的方案:


①右键复制黏贴到自己电脑里的txt文档;


②如果嫌自己做txt太麻烦,也可以在“一键转载”时选择“仅自己可见”(且永远不进行公开)


总结来说,只要不形成“二次发布”的客观事实,自己收藏起来想怎么看都可以。




现在我不仅把禁止无权转载直接写在lofter的个人简介上,而且连每一篇更新的最后都会写标明禁止转载的注意事项。


即使如此,仍然无法杜绝被转载的现象。只能靠大家自觉。


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止一次向LOFTER提过建议、发过邮件、私信,在微博上也艾特过,希望能更改成每篇文章单独设置是否开放授权,但完全没有任何回应。




当然我并不是要指责这些转载的人,他们大多是并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也没有看到我写的声明。其中一些还特地写过私信来跟我道歉说明,非常感谢这些读者朋友的理解。


但有时候打开lofter通知,看到文章又被转载,真的非常破坏心情,也非常消磨写作的热情。




希望看到这里的朋友能够谨慎使用“一键转载”,使用前多看一眼作者有没有相关说明,如果作者没有禁止转载或者欢迎转载,我认为是可以转载的。


但如果作者明确表示不希望转载,也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作者的心情。




再次感谢大家,感谢每一个看到最后的朋友。


也感谢大家这些年在LOFTER送给我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有你们的鼓励支持,才有不断创作的我。


愿未来长久相伴。






PS:最后说一句,本篇文章单独开放转载授权。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







copyright©2013-2017.SALT-SHAKER.All Rights Reserved



《默读》是我追皮皮的第一篇文,从头追到尾,一直很想写一篇评,却不知道如何下笔。有很多感慨,有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一直在脑子里乱转,想了很久默读的第一篇长评要写什么。最后还是决定,有什么写什么吧=w= 所以下面的话可能会非常混乱并且毫无逻辑,还请各位姑娘多多包涵=w=
【关于正义】
正义和善恶,应该就是《默读》的主题了吧。
什么是正义?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这些问题其实很难以回答,因为每个人对善与恶的界限划分都不一样。像是范思远和他的“朗诵者”们,他们自称是正义的使者,却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在他们眼里,社会是冷的,人心是硬的,没有人会给他们讨回公道,他们只好“被迫地”“无奈地”亲自动手,亲手把那些恶魔制裁。只是他们从未想过,当他们的心日益被仇恨胀满,他们变得越来越冷漠,他们对悲剧的发生越来越无动于衷,于是有一天,他们变成了曾经他们痛恨的、以为的恶魔。
“她就像西方传说里被吸血鬼初拥的人类少女,忘了凶手,成了凶手。”
明明苏慧年少的时候是那样痛恨所谓的“上层人”,好不容易逃出来,磕磕绊绊地长大了,却为了内心深处丑陋的欲望,忘却了幼时的仇恨,成为了曾经的自己最最恨之入骨的“上层人”。
也许每个犯罪的人,或多或少都有着自己的原因,自己的苦衷,但这并不能成为他们做出这种事来的借口,更不能成为我们原谅他们的理由。
就像文案里说的:
“我们不断追溯与求索犯罪者的动机,探寻其中最幽微的喜怒哀乐,不是为了设身处地地同情、乃至于原谅他们,不是为了给罪行以开脱的理由,不是为了跪服于所谓人性的复杂,不是为了反思社会矛盾,更不是为了把自己也异化成怪物——
我们只是在给自己、给仍然对这个世界抱有期望的人——寻找一个公正的交待而已。”
朗诵。
默读。
目的一样而手段不同。
全文完结了,我才终于真正懂得“默读”的含义。仔细想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费渡和范思远都是在做一样的事情,他们都是为了能把躲在背后的深藏多年的社会毒瘤给揪出来。范思远要给顾钊一个公道,费渡想要彻底地除掉这个集团,为民除害。但不同的是,范思远选择用无辜者的鲜血铺路,费渡选择牺牲自己(嗯......这个说法好像有点不对?反正他在爱上闻舟之前是这样想的=w=)
想要讨回自己的公道总是没有错的,错的只是不该用这样一种方式。
也不过就是闻舟对肖海洋说的那句话:
“难道只有你的苦衷值钱,别人的冤屈和痛苦都可以一笔带过?”
而且,那样执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是顾钊吗?可如果真是那样,又怎会认不出他的模样?或许开始的时候,是单纯地为了还顾钊一个清白,可是,被仇恨蒙蔽太久,到了后来,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执念的到底是什么?又为什么要执念?时间太久,久到他不仅忘记了顾钊最初的模样,也忘记了自己的。
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不知道范思远在有条不紊地执行他的计划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顾钊是否愿意以多少无辜的性命和无数的鲜血为代价证明自己的请白?我想,他多半是不愿意的。而在午夜梦回之际,范思远又会不会因为想起那些无罪的却失去了生命的人们,想起自己手上沾满了冰冷而粘腻的液体而彻夜不眠?
我实在是不敢苟同这样的,所谓的正义。
【关于舟渡】
费渡一开始给人的感觉就是城府深,冷漠却也意外的温柔,不管面对什么人什么事都能游刃有余,在他身边,好像天塌下来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于是后来事实证明了这就是一个错觉,费总就是个特别不靠谱的小青年==】。
而闻舟呢,热情,善良,偶尔脱线,脸皮厚比城墙,羞耻心基本没有=w=【长得帅!还很苏!就这!可以无视所有缺点!好想嫁=w=】
光看他们的性格,这两个人,本来是不该有任何交集的。
可命运就是如此阴差阳错,他们相遇了。闻舟那时年轻、冲动,心思却不够细腻,他看到费渡满脸阴郁,只以为这是没了母亲的难过,却不知道他心里装着多么大的怨恨。我甚至觉得,在那个时候,他是想要杀了费承宇的。
费承宇在他小时候对他做过那么多让人不堪忍受的事,逼迫他亲手掐死小动物,甚至有一次把金属环的另一端套在了费渡母亲的脖子上。
我几乎不敢想象费渡是怎么熬过来的。
但即使是这样,他也从未放弃过抗争。
他在不停地不停地反抗自己心里的恶魔,甚至用上极端的电击疗法。在他看着那些血腥的视频的时候,他是否会想起他幼时母亲仍在生时,费承宇对她血淋淋的虐待?在冰冷的仪器触碰到他温暖的皮肤时,他是否会记起金属颈圈勒紧他脖子时的窒息的感觉?
每一次电击,带来的都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痛苦,还有灵魂在恐惧地尖叫。
可他仍然坚持了下来。
他宁死也不要变成费承宇那样的人。
我想象不出他是怎样坚持的,因为只要一想,心脏就会有一种酸酸麻麻的痛。
没有人知道在他看似强大的外表下,是怎样一个饱受痛苦而脆弱的灵魂。
幸好,他遇到了骆闻舟。
很难说清楚闻舟是什么时候对费渡上心的,也很难说清楚费渡是什么时候吧闻舟当作唯一的救赎,也许是在他们一次次出生入死的时候,也许是在闻舟不小心发现了费渡的秘密的时候,或许在更早,年轻的闻舟偷偷摸摸地买了一个游戏机,却拉不下来面子让陶然代为转交的时候。或许,在那个时候,他们的命运就已经连在了一起。相遇、相爱、相知,是他们早已注定的宿命。
闻舟对费渡而言,像是他生命里的一簇火。这团火来的猝不及防,让一向以冷静自持、游刃有余的费渡措手不及。闻舟给了他光亮,给了他温暖,给了他二十多年都不曾有过的希望。他总是忍不住想要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却又无时无刻不在害怕——闻舟对他太好了,他觉得闻舟总有一天会厌倦,会抛弃他,因此他战战兢兢,想要付出自己的真心,却又不敢赌,就像一只平时饱受伤害,看见陌生的温暖忍不住要靠近却又心生警惕的小动物。
我有一个记得尤其清楚的情节,闻舟亲吻他的额头的时候,他竟露出那种小心翼翼又不知所措的表情。他习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也习惯各种调情手段,在不同的人面前展现他的风流,却唯独不习惯这种被视若珍宝的感觉。
他其实,很不习惯被爱。
但他为了让闻舟安心下来,也还是在努力地让自己习惯。他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闻舟是不会伤害他的,他会一辈子对他好,他永远不会离开他。
光是想想,就心疼得不行。
“那天的日期......你发现你妈妈自杀那天。”
“不对。是我遇到你的那天。”
这分明就只是一段普通的对话,我却莫名地看得很想哭。有一点点的心疼,有一点点的心酸,和一点点欣慰。心疼他幼时经历的那么多的苦难,为他终于能走出笼罩他多年的阴影而欣慰。
还有一点点感慨,原来费渡是真的那么那么爱闻舟。
最终一切尘埃落定,沉冤了十多年的顾钊终得以昭雪,张春龄张春久和“朗诵者”们全部落网,躺在救护车上的费渡对正盯着他的闻舟露出了一个清浅却如释重负的微笑:“没有了......怪物都清理干净了,我是最后一个,你可不可以把我关在你家?”
我莫名地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不为罪有应得的人们都得到了法律的制裁,只单纯地因为费渡终于在闻舟面前脱下最后一层伪装,露出他本来的、干净的模样。他终于得到了他的幸福。
“妈说这样能帮它面对现实,省的它总觉得自己只是毛长虚胖......”
“我好像闻到炒栗子味了。”
啦啦啦~再次庆祝默读完结~撒花撒花~~~~~~~【终于写完了,我已经是条咸鱼了==】不常写长评,文笔渣求不拍=w=
真的很喜欢舟舟和嘟嘟,很喜欢这个故事【小甜甜越来越棒啦=w= 越来越喜欢了肿么办www】
然后借费奶喵的情书向皮皮不要脸地表个白=w=
【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
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
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一、
猝不及防掉进喻黄坑,入坑作就是《喻秃》。
我本来以为,看这个文名,我的入坑作会是一篇甜甜甜甜的小萌文,除了撒糖就是撒糖。
我错了,我几乎从头哭到尾。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看事情不要看表面,看文不能看文名。
二、
文里让我哭的最惨的片段,应该就是那篇长微博了吧。不得不说它真是写出了我的心里话。我一边看一边哭,来来回回十几遍。
然后突然就有点嫉妒那个女孩子,她曾经跟喻队一起开荒,喻队用温柔的语气安慰她们让她们不要哭,最重要的是,她和喻队生活在同一个地方。
我却只能在纸页外看他的喜怒哀乐,在心里描摹他的音容笑貌。
那个地方,是我这一生都无法企及的天堂。
我看着年少时候的喻队,他因为手速不行在训练的时候频频倒数,所有人都认定他不可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他们都安慰他说,没关系,你成绩那么好,就算电竞这条路走不通也还是可以回去,不像我们,一条路走到黑。可是,“我是为了梦想活的,又不是为了退路活的。”
大概是从这里开始吧,就哭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我还是想对他说,谢谢你始终坚持为梦想而活,为自己而活,没有妥协没有退缩,那我们才能遇到后来那个温柔冷静又坚强的你。
他终于如我们所愿变得越来越强大。“他把蓝雨扛在肩上翻山越岭,他遇到了坎坷的时候也是笑着的,沾上了泥泞的时候也是笑着的,仿佛一肩能遮去风雨,留给伞下的都是晴天。”
于是偶尔想起他曾经的被人看轻的岁月,总是有万般滋味浮上心头,又心酸,又欣慰,又高兴,又难过。
他越强大,我却越心疼。
观众们在场下喝彩的时候 ,是否想过他是如何克服手速的缺点,又是如何,在迷茫无助的时候强行撑起一片天。他看起来永远游刃有余,永远无所不能,却很少有人想到,他扛起蓝雨的时候,才只有十几岁。
我们都因为他的手速而记得他,觉得他是一个神话。
可是,属于他的神话,从来都和手速没有关系。
他有那么那么努力,有那么那么坚强,有那么那么好。
“我觉得自己像一个魔法少女,毕竟我只是喜欢天边的一颗星星,这颗星星却回应给了我温和又绵长的力量,将我影响成为一个这样平心静气的人。”
“我爱他明亮的微笑,还有锋利又柔软的灵魂。”
【我不是在写文评吗怎么突然就开始表白了?喵喵喵?我在干什么?】
三、
文里让我很喜欢的部分是回忆杀。
回忆与现实交错,我每次从现实突然跌到回忆里的时候都会反应不及,恍惚间总觉得,回忆才是现实,他们仍然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他们还没有退役,他们是电竞界的传说,他们有做不完的训练,他们还有一窝索克萨尔。
而真正的现实,只不过是他们闲暇时做的一个梦。
他们偶尔拌嘴偶尔吵闹,却一直陪伴在对方身边从未走远。
“大眼跟方神,那就是最近才追到的,不像我们,我们是指腹为婚啊。”
喻队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所以一但有人对他很好很好,他就会很不安很不安,害怕总有一天这些对他好的人都会离去。
只有黄少不同,喻队从不担心黄少会离他而去,像是他们在一起是理所应当的。无论发生什么,无论谁突然离开,黄少总是会在这里的。
只有黄少天。
直至后来他们先后退役,“黄少天也依然是喻文州的后盾。”
我记得很清楚的文里的一个情节,是魏琛问郑轩和黄少,假如喻队在指挥的时候出现错误了怎么办?
郑轩说他会和喻队商量着改变策略,黄少说喻队不会有错,喻队永远都是对的。
可能这就是黄少天不同的原因吧。
少天是文州在早上电话响起的时候唯一一个可以直接挂掉而不用考虑任何后果的人。
他是他唯一的永远的后盾。
“我大概从来都很难离开他。”
“我比你们所有人都更爱他。”
四、
最后,谢谢太太写出那么好的故事,给了我们那么好的喻黄。
还好我没有错过这篇文。
长评写的不多,文笔稚嫩请多包涵。
悄咪咪地圈一下太太 @一路春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