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叶

“但漂亮笑下去,仿佛冬天饮雪水。”

《默读》是我追皮皮的第一篇文,从头追到尾,一直很想写一篇评,却不知道如何下笔。有很多感慨,有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一直在脑子里乱转,想了很久默读的第一篇长评要写什么。最后还是决定,有什么写什么吧=w= 所以下面的话可能会非常混乱并且毫无逻辑,还请各位姑娘多多包涵=w=
【关于正义】
正义和善恶,应该就是《默读》的主题了吧。
什么是正义?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这些问题其实很难以回答,因为每个人对善与恶的界限划分都不一样。像是范思远和他的“朗诵者”们,他们自称是正义的使者,却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在他们眼里,社会是冷的,人心是硬的,没有人会给他们讨回公道,他们只好“被迫地”“无奈地”亲自动手,亲手把那些恶魔制裁。只是他们从未想过,当他们的心日益被仇恨胀满,他们变得越来越冷漠,他们对悲剧的发生越来越无动于衷,于是有一天,他们变成了曾经他们痛恨的、以为的恶魔。
“她就像西方传说里被吸血鬼初拥的人类少女,忘了凶手,成了凶手。”
明明苏慧年少的时候是那样痛恨所谓的“上层人”,好不容易逃出来,磕磕绊绊地长大了,却为了内心深处丑陋的欲望,忘却了幼时的仇恨,成为了曾经的自己最最恨之入骨的“上层人”。
也许每个犯罪的人,或多或少都有着自己的原因,自己的苦衷,但这并不能成为他们做出这种事来的借口,更不能成为我们原谅他们的理由。
就像文案里说的:
“我们不断追溯与求索犯罪者的动机,探寻其中最幽微的喜怒哀乐,不是为了设身处地地同情、乃至于原谅他们,不是为了给罪行以开脱的理由,不是为了跪服于所谓人性的复杂,不是为了反思社会矛盾,更不是为了把自己也异化成怪物——
我们只是在给自己、给仍然对这个世界抱有期望的人——寻找一个公正的交待而已。”
朗诵。
默读。
目的一样而手段不同。
全文完结了,我才终于真正懂得“默读”的含义。仔细想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费渡和范思远都是在做一样的事情,他们都是为了能把躲在背后的深藏多年的社会毒瘤给揪出来。范思远要给顾钊一个公道,费渡想要彻底地除掉这个集团,为民除害。但不同的是,范思远选择用无辜者的鲜血铺路,费渡选择牺牲自己(嗯......这个说法好像有点不对?反正他在爱上闻舟之前是这样想的=w=)
想要讨回自己的公道总是没有错的,错的只是不该用这样一种方式。
也不过就是闻舟对肖海洋说的那句话:
“难道只有你的苦衷值钱,别人的冤屈和痛苦都可以一笔带过?”
而且,那样执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呢?是顾钊吗?可如果真是那样,又怎会认不出他的模样?或许开始的时候,是单纯地为了还顾钊一个清白,可是,被仇恨蒙蔽太久,到了后来,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执念的到底是什么?又为什么要执念?时间太久,久到他不仅忘记了顾钊最初的模样,也忘记了自己的。
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不知道范思远在有条不紊地执行他的计划的时候,有没有想过,顾钊是否愿意以多少无辜的性命和无数的鲜血为代价证明自己的请白?我想,他多半是不愿意的。而在午夜梦回之际,范思远又会不会因为想起那些无罪的却失去了生命的人们,想起自己手上沾满了冰冷而粘腻的液体而彻夜不眠?
我实在是不敢苟同这样的,所谓的正义。
【关于舟渡】
费渡一开始给人的感觉就是城府深,冷漠却也意外的温柔,不管面对什么人什么事都能游刃有余,在他身边,好像天塌下来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于是后来事实证明了这就是一个错觉,费总就是个特别不靠谱的小青年==】。
而闻舟呢,热情,善良,偶尔脱线,脸皮厚比城墙,羞耻心基本没有=w=【长得帅!还很苏!就这!可以无视所有缺点!好想嫁=w=】
光看他们的性格,这两个人,本来是不该有任何交集的。
可命运就是如此阴差阳错,他们相遇了。闻舟那时年轻、冲动,心思却不够细腻,他看到费渡满脸阴郁,只以为这是没了母亲的难过,却不知道他心里装着多么大的怨恨。我甚至觉得,在那个时候,他是想要杀了费承宇的。
费承宇在他小时候对他做过那么多让人不堪忍受的事,逼迫他亲手掐死小动物,甚至有一次把金属环的另一端套在了费渡母亲的脖子上。
我几乎不敢想象费渡是怎么熬过来的。
但即使是这样,他也从未放弃过抗争。
他在不停地不停地反抗自己心里的恶魔,甚至用上极端的电击疗法。在他看着那些血腥的视频的时候,他是否会想起他幼时母亲仍在生时,费承宇对她血淋淋的虐待?在冰冷的仪器触碰到他温暖的皮肤时,他是否会记起金属颈圈勒紧他脖子时的窒息的感觉?
每一次电击,带来的都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痛苦,还有灵魂在恐惧地尖叫。
可他仍然坚持了下来。
他宁死也不要变成费承宇那样的人。
我想象不出他是怎样坚持的,因为只要一想,心脏就会有一种酸酸麻麻的痛。
没有人知道在他看似强大的外表下,是怎样一个饱受痛苦而脆弱的灵魂。
幸好,他遇到了骆闻舟。
很难说清楚闻舟是什么时候对费渡上心的,也很难说清楚费渡是什么时候吧闻舟当作唯一的救赎,也许是在他们一次次出生入死的时候,也许是在闻舟不小心发现了费渡的秘密的时候,或许在更早,年轻的闻舟偷偷摸摸地买了一个游戏机,却拉不下来面子让陶然代为转交的时候。或许,在那个时候,他们的命运就已经连在了一起。相遇、相爱、相知,是他们早已注定的宿命。
闻舟对费渡而言,像是他生命里的一簇火。这团火来的猝不及防,让一向以冷静自持、游刃有余的费渡措手不及。闻舟给了他光亮,给了他温暖,给了他二十多年都不曾有过的希望。他总是忍不住想要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却又无时无刻不在害怕——闻舟对他太好了,他觉得闻舟总有一天会厌倦,会抛弃他,因此他战战兢兢,想要付出自己的真心,却又不敢赌,就像一只平时饱受伤害,看见陌生的温暖忍不住要靠近却又心生警惕的小动物。
我有一个记得尤其清楚的情节,闻舟亲吻他的额头的时候,他竟露出那种小心翼翼又不知所措的表情。他习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也习惯各种调情手段,在不同的人面前展现他的风流,却唯独不习惯这种被视若珍宝的感觉。
他其实,很不习惯被爱。
但他为了让闻舟安心下来,也还是在努力地让自己习惯。他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闻舟是不会伤害他的,他会一辈子对他好,他永远不会离开他。
光是想想,就心疼得不行。
“那天的日期......你发现你妈妈自杀那天。”
“不对。是我遇到你的那天。”
这分明就只是一段普通的对话,我却莫名地看得很想哭。有一点点的心疼,有一点点的心酸,和一点点欣慰。心疼他幼时经历的那么多的苦难,为他终于能走出笼罩他多年的阴影而欣慰。
还有一点点感慨,原来费渡是真的那么那么爱闻舟。
最终一切尘埃落定,沉冤了十多年的顾钊终得以昭雪,张春龄张春久和“朗诵者”们全部落网,躺在救护车上的费渡对正盯着他的闻舟露出了一个清浅却如释重负的微笑:“没有了......怪物都清理干净了,我是最后一个,你可不可以把我关在你家?”
我莫名地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不为罪有应得的人们都得到了法律的制裁,只单纯地因为费渡终于在闻舟面前脱下最后一层伪装,露出他本来的、干净的模样。他终于得到了他的幸福。
“妈说这样能帮它面对现实,省的它总觉得自己只是毛长虚胖......”
“我好像闻到炒栗子味了。”
啦啦啦~再次庆祝默读完结~撒花撒花~~~~~~~【终于写完了,我已经是条咸鱼了==】不常写长评,文笔渣求不拍=w=
真的很喜欢舟舟和嘟嘟,很喜欢这个故事【小甜甜越来越棒啦=w= 越来越喜欢了肿么办www】
然后借费奶喵的情书向皮皮不要脸地表个白=w=
【我心里有一簇迎着烈日而生的花,
比一切美酒都要芬芳,
滚烫的馨香淹没过稻草人的胸膛,
草扎的精神,从此万寿无疆。】

评论

热度(35)